2019-05-24
魔都100:金镶玉传承人曹平 继承发展传统工艺是
“老话说隔行如隔山,但我觉得其实不是这样。” 当话题涉及本人的专业范畴,惯常随和、话尾总是跟两声笑的曹平,罕见霸气一把,语出惊人。 图:上海工艺丹青妙手,上海非遗“金银玉石镶嵌技艺”传承人曹平 曹平确实有霸气的成本。1842年,上海开埠通商,长江口的无名小城一跃成为远东最繁荣的港口和经济、金融中心。来自西方的新的技术、理念、文化在这里登岸,与古老的中国擦出火花。在今天的语境下,这些火花叫做“创新”,百多年来不断闪亮在上海上空。19世纪末20实际初,创新的火花蔓延向中国独有的玉文化,中国玉雕四大流派之一的海派玉雕应运而生。100年后,火花再次闪现,传统的“金镶玉”工艺改头换面,惊起一片赞赏。 曹平就是那个点火的人。 图:曹平金镶玉做品《宝马》 aaaa  视频:金镶玉传承人曹平谈《宝马》的创做经历 有眼不识金镶玉 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后,命人在和氏璧上刻下“授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是为传国玉玺。秦灭汉兴,传国玉玺落入汉室代代相传。西汉末年王莽篡权,玉玺于政变中破损,工匠只得用黄金加以修补粉饰。从此,传国玉玺得名“金镶玉玺”,用黄金粉饰玉器瑕疵的工艺也得名“金镶玉”。 在中国人眼中,金代表富贵、权利,是物量富饶的象征;玉寓意风致、道德,是精神高雅的标记。中国人穷其一生逃求的,无非金与玉的结合。所以虽然金镶玉的初表态其实不如何美妙,但表里兼备的吸引力实在宏大,很快金镶玉就不再局限于掩饰玉的残破和瑕疵,而独立成一种豪华的粉饰品和手工艺。 让金、玉两种量地、特性截然差别的材料合二为一、天衣无缝,金镶玉造做之繁难,与其材量的珍贵和寓意的完美完全成正比。色泽搭配、器形设想诸多环节,切、磋、琢、磨、镶、嵌、焊、錾、锉诸多工艺,哪一处细节稍有差错都将付之东流。历史上,金镶玉一度为皇室垄断,这让它的珍贵、稀有更上一层楼,以至成为衡量一个人见识和目光的尺度。 图:故宫收藏的清代金镶玉筷子(来源网络) 挖苦别人见识短浅,我们凡是会说此人“有眼不识金镶玉”。但曹平的金镶玉,恐怕远见卓识的人也从未见过。 2001年12月,曹平第一件金镶玉做品《岳飞》,获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展览会金奖。 图:曹平金镶玉做品《岳飞》 白玉立体圆雕出骏马和岳飞,黄金做成马鞍、盔甲和兵器,一位金盔金甲的马上英雄跃然而出。细不雅之下,很难不惊讶于曹平对黄金的巧妙运用,既增加了立体感和色彩冲击,又让整件做品与我们印象中的武将形象更为贴近,不雅寡与做品的间隔也得以拉近。 然而,仅仅用看的,真正玄妙之处是很难被发现的。 《岳飞》的玉量洁白无暇、色泽莹润,为了不外多的粉饰玉量,黄金盔甲只覆盖了岳飞身体的少半部门。躯干处采用错金工艺,以金丝刻划出战袍的纹理和量地。但一想到还是有一部门玉量将被永久覆盖在黄金饰品下不见天日,曹平还是有暴殄天物的心痛。这份心痛成了最好的创做动力,促使曹平找到了完美的处理计划——把黄金饰件全部做成可脱卸式。 图:《岳飞》部分 传统金镶玉工艺,一旦镶嵌完成金和玉再无法剥离。而曹平的金镶玉更像金玉合璧,合体时黄金、宝石能成点睛之笔,剥分开,也能各自独立成完美的工艺品。 金镶玉中,金与玉最理想的关系,大致如此。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