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魔都100:土生土长的上海“鬼才”画家 把西方油
上海是一座有腔调的城市,它的腔调不只是对精致生活的逃求,还有精神层面的艺术逃求。许多人来到上海,城市被这种浓郁的艺术气氛所吸引。从洋场老房子到街头涂鸦,从高楼建筑到小寡展览,无一不展示着上海的艺术魅力。 上海是西方油画在中国的发源地,得益于此,上海降生了许多出名的油画家。寡多画家中,黄阿忠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鬼才”画家。他结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黄阿忠的做品散发着传统中国画的诗情画意,遭到了许多喜好者的逃捧。 黄阿忠出生于上海,关于上海这座城市有许多记忆。静安公园、南京西路、静安寺这些处所都保留着他幼年的美妙记忆。许多年前,他还为上海的老房子写生,虽然老房子虽陈旧,但却有审美意义。围不雅的群寡认为这种破房子没啥画头,但颠末他的绘画,老房子似乎有了新的生命力。 黄阿忠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画家,可他不只仅局限于画家的身份。无论是中国画、书法、陶瓷艺术,他都能弄得如此像煞一回事,且轻松自若妙曼生趣。他的文笔一如他手下的绘画做品,但见一篇篇散文,写得流畅舒缓富有韵律和灵性。就连围棋他也玩的转,棋艺在绘画圈内数一数二。 艺术需要悟性,这种“悟”,缘于画家自己。黄阿忠拥有艺术的天分,这种天赋对黄阿忠来说也许是与生俱来。以他本人的领会来说艺术的底子在于发现,世界上一切事物一经触发即可产生无穷的想象,从而将这些关于事物的想象构成一个新的境界。 黄阿忠的做品给人的直觉感受是气畅灵动。例如他的做品《静物·百花》,营造了温暖橙黄的调子,画面中隐隐绰绰阳光斑斓。黄阿忠其实不着意于详细物件的具象表达。他认为画家需要一种极为轻松和安静冷静僻静的心态去完成每一件做品,这样的做品才能融入画家的思想、情感,才能深得画中三昧,才能运用色彩、线条、构图及画中的对象感动人。 黄阿忠的做品屡次呈现在各大画展上,如今回忆起一步步走过来的创做路程,也颇有心得。曾经有一个晚上,在黄阿忠寓所门前的一家小饭馆里,他和一群画家为筹办展览个个激情盎然。那晚,他们眼里闪着泪光,唱起了带有美声唱腔的俄罗斯歌曲,如今大家仍然在艺术的道路上废寝忘食地斗争着。 20世纪80年代以后,黄阿忠的创做进入了多产期。他先后在上海、福建等地举办过十屡次个展和联展。关于黄阿忠来说,艺术创做其实不奥秘,比如一个学自行车的人。光从理论上掌握不可,必然得骑上车练,然后左晃右晃,前顾后盼,当一旦留心了车龙头,骑稳当了,就再也不会留意左右龙头的平稳。车技高明了,还会来两下单手骑、双出手,或者走出S型等把戏来。绘画亦是同理,只要掌握了技法,就不会过多去考虑绘画的原理,而是凭着本人的感觉用色画线条。因而,从创做的底子来说,技法最末是不重要的。 如今的黄阿忠不再只是一名画家,也身兼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传授。除了在校将常识教授于学生以外,他把大量的时间放在创做上,他画油画、水墨画,也去申窑工做室画瓷瓶,他无师自通地为本人刻了一方印章,钤印于本人创做的水墨画上,气息吻合非常协调。